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走了许久,我也没找到阴凉的地方,所以就到沙滩与森林的交界处坐下。

    我并不想来这里,一个位于两地临界的地方,总让我有种不好的感觉。

    可外面的阳光太热了,再继续走下去会中暑的,我是没什么,但为了我背上的夏小雨也只能这么做。

    把夏小雨放下后,我找个地方升起了火。每次升火要用不少的柏树皮。前面用了两次,现在我的身上也没剩下多少了。

    下次再见到柏树,我一定会多弄一点。

    火起后,我便用铁罐子装来海水。

    为了让我能尽快的补充身体里的水分,每蒸发出一点我都会喝下。

    夏小雨今天喝了很多,得到了不少补充。虽然这种天气下很容易口渴,但她不急需喝水。

    我和她不同,我工作量很大,要在升火的地方跑到海边盛水再跑回来蒸发,先喝水也是应该的。

    如果她急着喝,不如用自己的胸罩弄。胸罩收集的水还有甜味呢,喝起来口感会很不错。

    海水蒸发出的蒸馏水不是全都能沾到叶子上,形成水汽后会大部分散失。

    所以我要来回跑很多躺。

    当我和夏小雨喝够,再装满矿泉水瓶时,我已经累得半死。

    “一个大男人的,跑那么几下就累,你也真够厉害。”夏小雨喝够水后在一旁说起了风凉话。

    我听了内心非常的崩溃。那么辛苦的蒸发海水不得到一句鼓励的话就算了,竟然还说我没用。

    “你有用下次你来弄啊!”我非常不满的回了一句。

    “弄就弄,不过要等我脚好了之后。”夏小雨扬起眉毛,手搭在肩上拍了几下道。

    “扑!”

    我几乎被她给气吐血,等她脚好后再弄?天啊,别逗我好嘛,等她脚好之后我看这事早就被忘得一干二净。

    “哼,你不相信我?”

    相信?相信你个鬼。做这种事我都累,别说她一个女孩子。更何况那嫩得出水的手怎么敢碰火,不过用她的胸罩来弄水,我举双手双脚赞同。

    我没有说话,而是默默的躺在沙滩上感受着树下的阴凉。我要恢复点神志,要不一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可不好。

    这可怕的女人,我感觉自己总有一天会被她给气死。

    “杨烊,你说话啊!”

    “我有那么的不可信吗?”

    不知道夏小雨是闲得无聊还是故意找我的茬,一直坐在哪儿叫着。

    我的头转到她的身前,眼睛看向她的内裤。这次我绝对不是有意而为,而是身体自己发生的动作。

    我和夏小雨靠得很近,所以头转过去时眼睛清楚的瞧见她中间陷下去的小山沟。

    “死流氓,你在看哪里?”夏小雨喊了起来。她随后看向自己的内裤,脸顿时红了。

    她看到昨晚来那个时留下的血迹,一片一片的,红红火火。

    “把你的头转过去!”夏小雨几乎是喊破嗓子的叫起,听起来有几分吓人,我把头转了回去。

    为了避免她给我几脚,我站起走到距离她五米左右的地方。

    她收起曲着的脚,但因为脚扭伤,即便收起脚,动作的幅度也没有那么大,压下去时依旧可以看清内裤上沾有的东西。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