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小舟沿着水道,缓缓向唐府行进。

    路上时不时有船家招呼:“先生,买枝花吧,桃花助运,能旺您的运势呢!”

    “鱼丸面咧,卖鱼丸面!宜都最地道的鱼丸面!不鲜不要钱。”

    “糕饼!刚出炉的糕饼!”

    戴着斗笠的男人,一路买一路吃,赞不绝口:“唔,船上卖货,这主意好,咱们都不用动,船就划过来了。”

    “这面不错,汤鲜,劲道。”

    “炸糕也好吃,香!”

    “哎,你吃不吃?”

    舱里传出一声低笑:“不吃,还要留着肚子回去吃喜宴。”

    “哟,差点忘了,不买了不买了。”

    男人靠在船头,一边饮酒一边和里头的人说话。

    “你这时间算得也太好了,早一天都不来,非要赶着喜宴的时候回去,怎么,就这么不想回家?”

    “没什么想不想的,不过凑巧罢了。”舱里的人懒懒散散地说着话,手里似乎摆弄着什么东西,传出呜呜的断续之声。

    “你这个小叔叔,似乎还比你小一两岁?他都成婚了,你呢?”

    “我怎么?我又不与他争。”

    戴斗笠的男人道:“你少扯开话题,我才不信唐家不着急你的婚事。”

    舱里传出一声笑:“像我这样四海为家,娶一个回来独守空房吗?”

    男人若有所思:“难不成你不想回来,就是怕被逼婚?哎呀,难得唐二公子也有怕的事。”

    舱里的人没和他争辩,又断断续续吹了起来。

    声音听得真切一些,似乎是埙。

    小舟离唐府越来越近,喜庆的声音传过来,戴斗笠的男人叹道:“不愧是南楚第一世家,门庭若市,宾客如云啊!”

    舱里仍在慢慢悠悠地吹着,没有回应。

    男人道:“你的反应真冷淡,似乎不以为然?”

    “鲜花着鲜,烈火烹油,谁知道兴盛到哪一日?”

    男人取笑:“看得这么开,你怎么不出家去?”

    舱里人悠悠道:“心中清净,哪里还需要出家?金道长,着相了啊!”

    戴斗笠的男人哈哈大笑起来:“你说的也有道理。”

    唐府就在眼前,船夫问道:“公子,上岸吗?”

    舱里吩咐道:“不用,过了前面的桥,转去杨柳湾。”

    “好咧!”

    船夫答应一声,拐过水道,进入仅有丈余宽的小河湾。

    两岸垂柳如荫,白墙掩映,夜色幽静。

    而一墙之隔,便是今夜宜都最热闹的唐府。

    “停。”

    “是。”

    小船晃晃悠悠停下,船夫跳上岸,将缆绳系在柳树上。

    戴斗笠的男人看他没有下船的意思,就问:“你不进去吗?”

    里面传来一声慢条斯理的低笑:“在小叔叔的婚宴上迟到,实在不好意思,所以,先送一份礼吧。”

    “哦?”

    船舱里不再应答,取而代之的是连贯的埙声。

    埙是一种古老的乐器,其音悠远低婉,自然而然带有苍凉之意。

    当它在杨柳岸边响起,不觉满耳思情。

    戴斗笠的金道长大喇喇地伸着腿,枕着自己的手臂,仰头看月的同时,在心里嗤了一声。

    成婚的日子,以埙声道喜,真是信了他的邪!

    要不是自家人,还不赶出来打爆他的头!

    埙声并不大,室外尤其难传扬开,然而,这埙声却越传越远,逐渐飘入唐府,哪怕婚宴上嘈杂的人声,都不能掩盖。

    ……

    藏书楼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