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唐熙的婚礼如期到来。

    婚者,女子于日落之时归于夫家。

    当太阳落山,夜幕降临,唐府灯火通明、乐声喜庆,来往宾客络绎不绝,从主子到下仆都忙得不可开交。

    唐老夫人坐在内堂,喜笑颜开与女客们说话。

    驱走了梦魇,又有唐家供养的名医开药调理,老夫人现下神采奕奕。

    唐老夫人的毛病,知道的人不少,便有人问起。

    于是就有丫鬟将老夫人好心,路上救了落难人,结果对方医术高明,治好了老夫人经年病症的事说了一遍。

    众女眷交口称赞,老夫人好心有好报。

    唐老夫人原想将明微叫出来,见一见客。

    不料,丫鬟们根本找不到明微的身影,也就算了。

    唐老夫人在心里嘀咕,这明七小姐,莫不是真动了那心思,所以躲起来伤心吧?

    她是喜欢明微,也觉得这姑娘沦落到南楚可惜了,但要叫自己儿子娶她,哪怕是做妾,心里也是不乐意的。

    这出身来历,实在太尴尬了,唐家犯不着。

    再说,要留下明微,那也得是她自己中意。如果明微自己起了心思,就大大败坏印象了。

    今日想叫她出来,也有介绍给各家贵妇的意思。她们中有些人的儿孙,或是出身略次一些,或是有什么不足,难以说到处处合意的闺秀——明七小姐自身条件甚好,在南楚也就差一个身世,说不定有人中意呢?

    如此,既还了她治病的情分,也解决了十儿的问题。

    罢了,找不到就等婚礼结束再说吧。

    此时的明微,就在藏书楼上。

    唐家这藏书楼,位置正好。它就在内外院之间,楼又是建得最高的,站在顶上,整个唐府一览无余。

    她还有几个同伴。

    纪小五和温秀仪,还有海燕。

    雪鹦不会武功,跟在身边太危险,被她提前打发走了。

    前院人声鼎沸,然而离此稍微有些距离,听起来就格外失真,倒显得此处更加清冷幽静。

    明微就倚在栏杆上,看着张灯结彩的热闹,叹道:“直道相思了无益,未妨惆怅是清狂……”

    这样的情形,这样的诗句,倒是相当地匹配。

    只是,由她念来……

    温秀仪“嗤”了一声,嘲弄:“可别告诉我,最近府里的流言是真的。你不是跟那位越王殿下情深似海吗?这么快就变心了?”

    明微幽幽道:“北齐是北齐,南楚是南楚,怎么能一样呢?温小姐,看在我现下如此失落的份上,能把箫还给我吗?这样伤情的时刻,总该有点乐声应和,是不是?”

    “……”

    她是怎么把见异思迁说得这么清新脱俗的?这脸皮厚度堪比城墙!

    还乐声应和,够矫情的!

    温秀仪很不乐意,但还是把箫抽出来给她了。

    今晚会有变故,这女人暂时是同伴,有箫在手,说不定能帮上一点忙。

    明微接过来,一脸爱惜地抚摸着。

    温秀仪看她这样子,很不爽:“要不是我师兄没回来,哪用得着你!”

    “温小姐说的是唐二公子?”

    温秀仪哼了声。

    明微笑着问她:“温小姐口中的二公子,相当了不起啊!我顺便问一下,你们到北齐挑拨二皇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