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好,我立刻安排人盯紧他。”

    黑玫瑰再一次停下脚步,转过头朝着这位立刻打算通知底下人盯紧的壮汉,上前一步,竖起中指:“你是蠢货吗?”

    这壮汉有些畏惧地看着黑玫瑰,又看了看她竖起的中指,立刻双腿并拢成军姿,道:“是蠢货!”

    黑玫瑰似乎对他的反应颇为满意,她收回了竖起的中指,又觉得眼前这个人果真是个蠢货,而且还是个软骨头的蠢货,皱起眉头叹了口气。

    总之,她将安排说得更为简单了些,免得这群蠢货搞不懂。

    “第一,我的目标是他的同伴,要捞一网大的,懂?”

    壮汉回道:“是。”

    “第二,他在我眼里,是一个嫩手,但是在你们这群蠢货面前,是高手,这点,从你们八个月都没有发现他有问题,就很明显了。”

    壮汉再一次点头:“是。”

    “第三,介于你们都是蠢货,斗不过他,所以不能告诉其他人周寸光有问题,以免让他觉察出来了。这事儿,你一个人办,一定不能让他看出你发现端倪。”

    壮汉犹豫了一下,腰挺得笔直:“可……头儿,我怕我露馅。”

    并非这壮汉无能,要知道他是这批退役特工的领导之一,能在一群特工里当领导,可见其能耐。只是他的确没有发现周寸光有问题,这不代表他质疑黑玫瑰的判断,没有人能质疑这么一位经验丰富的顶级间谍的判断。恰恰相反,他对她的判断确信无疑。

    正因为这种确信,他犯了怵。其实,在现实生活中,特工与间谍是两码事,算是术业有专攻,特工更多的是保镖的职责,在发现危险的时候确保总统的安全,而间谍则归国情局,他们有着另外的体系。

    比如更专业的心理学,更精准的各类监听设备,还有更复杂丰富的间谍识别训练。对于顶级间谍黑玫瑰来说,她接受的间谍识别训练多如牛毛,自然比这些特工识别一个人是否有问题要精准和老练。

    居然能瞒过一群人八个月的周寸光居然不是个孩子,这让这壮汉觉得自己的智商受到了羞辱,却被羞辱得心服口服:他确实没有发现任何端倪。

    “在谍战这个领域,我也经验不足,实在是…… ”

    “难道你要我亲自盯着?”黑玫瑰反问一句。

    “不…… 不是这个意思。”这壮汉额头冷汗直冒。

    黑玫瑰的手段和脾气,他有所耳闻,不得不畏惧。

    这女人显然对这壮汉的畏惧很满意,她微微笑了笑,扶了扶自己的墨镜,她的墨镜很大,很厚,连睡觉都戴着。一名顶级间谍被暴露了后,很多要么去医院换一张脸,要么彻底归隐,像黑玫瑰这样进入到黑市继续工作的,极少。

    其实,她不是为了钱,她的钱足以让她几辈子衣食无忧。

    她就是喜欢做这个,以前当间谍,总是得藏着掖着,没法子发号司令,如今做指挥,黑组织对她毕恭毕敬不说,底下的人无一敢反抗。

    这位昔日顶级的*间谍在长达十几年睡在男人的身下窃取情报,受了不少的屈辱,如今终于翻身农奴把歌唱,非常享受训斥别人,尤其是这种退役特工的快感。

    这种快感让她变得极为难相处,却不得不服从。

    “你盯着,不要露馅,这是命令,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是。”

    “叫那位代号c90的人来我房间。”黑玫瑰伸出手推了推墨镜,舌头在唇边舔了舔:“要他快点过来,洗干净,周教授与其他黑科开会讨论的时候,我得在。”

    “是。”

    看着黑玫瑰离开的背影,壮汉轻轻松了口气。

    两分钟后,一位胸口勋章刻着C90的特工笑容满面地走进黑玫瑰的房间,一进去,看到了里面一些绳索,和没有穿任何衣服,却依旧戴着墨镜的女人。

    她的手里拿着长鞭。

    “自己把自己捆上。”

    呼地一声,鞭子落到了这乐滋滋进来的男人的身上。

    一个顶级间谍,而且是情ii色间谍,长达十余年的潜伏,办过多件大案,这样的功勋背后是无数的杀戮,和一个青涩少女慢慢被任务折磨的十余年。

    周寸光只潜伏了八个月,就已经处于情绪崩溃的边缘并变得心思诡异,他可是从小就有心理缺陷,一直以来受了重创,按理来说能扛得住孤独的人,这样的人都尚且如此,更何况戴着这么大墨镜都能感觉出美貌无双的黑玫瑰,在漫长的十年折磨里,心理势必渐渐扭曲。

    不多会,房间里传来了男人痛苦的嚎叫和嚎叫之后,速度加快的节奏声,以及黑玫瑰肆无忌惮的笑声和喘息声。

    这行,不成魔不能活。

    能做到顶尖的间谍,十个里,八个死了,一个疯了,还有一个变成黑玫瑰这样的恶魔。

    当恶魔,对于黑玫瑰来说,比当顶级间谍要更好玩。

    ------------------

    黑玫瑰转过身的瞬间,周寸光偷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