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夏微宝再也忍不住,双手抱住他的腰身。

    头埋在他的胸前,紧紧地闭上双眼,有些认命。

    她认输了。

    挣扎过,反抗过,努力过,逃离过,用尽方法想要摆脱这个男人。

    可是,都失败了。

    她认输了,哪怕再怎么努力不去爱他,还是沦陷在他的温柔中。

    陆华凉紧紧地抱住她,力度很大,似乎要把她融入骨髓。

    希腊神话说,女人是男人身上的一根肋骨,现在他的肋骨终于找到了。

    只有她在,他的生命才会完整。

    刚刚听那些村民说她感染了瘟疫,他的心跳都停止了。

    想也不想就来找她。

    但是当看到她背过身时,突然平静了下来,不管如何,他都会陪着她。

    夏微宝哭了一会儿,从他怀里站出来。

    背过身去擦眼泪,“你先出去,我不想你看到我这个样子,好丑。”

    陆华凉,“……”

    “在你眼里,我喜欢你是因为这张脸?”

    “反正我不要嘛。”

    女为悦己者容。

    谁都希望在心爱的人面前美美的,而不是一张长满脓疮的脸。

    “我连你全身烧伤的样子都见过,你现在才来在乎形象有用?”

    夏微宝,“……”

    不要提醒我那么悲伤的事实好吗。

    不过他说的也有道理,再丑的样子都见过了,现在这些又算什么呢。

    于是把手放下来,抬头直视着他。

    看到她这个样子,陆华凉只有心疼。

    她多爱美啊,可是现在却毁成了这样。

    夏微宝被他看得有些难堪,“我这样……是不是很难看?”

    “很好看,因为你活在这里。”

    陆华凉指了指自己心脏的位置。

    他喜欢她,又不是看上这张脸。

    夏微宝有些感动,怪不好意思的。

    “你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我已经安排了最先进的医疗团队过来。”

    “真的不用,我能搞定。”

    夏微宝说着,转身去拿药材,她已经摸到方法了,很快就能把药方弄出来。

    把药方都配齐后,开始生火。

    陆华凉站在一旁,想要帮忙都插不上手。

    青花村很落后,连煤气都没有,全都是用木柴。

    他从小生活在大都市,不会用这些。

    反倒是夏微宝,得心应手。

    看着她有条不紊地把砂锅放后,然后拿木柴生火。

    陆华凉怀疑自己看到了个假老婆!

    又或者以前她炸厨房只是一场梦!

    这熟练的程度,哪里像是不会做饭的?

    “你会做饭?”

    陆华凉问。

    “会啊,做饭那么简单的事,怎么可能不会。”

    想当年她行走江湖的时候,独来独往,不会做饭不得饿死!

    而且她是个大夫,随时随地都要熬药好不好。

    别说给她一个厨房了,就算是荒山野岭的,也能想办法熬。

    “那你炸厨房那次,故意的?”

    夏微宝面色一僵,细看还有些红。

    她干咳两声,“那个……我当时忘了怎么用电器和煤气。”

    捂脸。

    真丢人。

    她一个古人,那会儿又是刚穿越过来的,哪里会用那些高科技的东西嘛。

    陆华凉一阵无语,越来越觉得娶了个古人当老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