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俊美的男人犹如堕入地狱里的大天使,绝美,高贵,却充满了张狂嗜血的气场。

    额前的刘海在侯慕言的眼睛上,方投下一面阴影,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让人感受到寒冬来临。

    他往前走一步,边上的记者们连忙往两边退让,也不知道是谁,突然喊了一声:

    “鹿小幽的助理打人了!”

    侯慕言转身,一脚往那男人的胯下踹去!

    男人被踹翻在地上,侯慕言阴冷笑着:

    “哪来的野鸡媒体?我家小幽刚下飞机,就来堵她,干扰她的正常生活,是要被拘留的!”

    他双手插在裤子的口袋里,张扬道:“老子这是正当防卫!让我看看,还有谁敢往小幽身上蹭的!”

    侯慕言那双眼睛,冷到了极致,漆黑的眼瞳里泛着血色的光芒。

    十几名记者在侯慕言的震慑下,他们与鹿小幽拉开了距离。

    而这时候,侯慕言向鹿小幽走去,身形倾长的男人来到她身后,他的姿态瞬间变成了鹿小幽最忠实的仆人。

    鹿小幽迈开步伐往前走去,忽的,她停下脚步,转过身。

    她的脸上笑意很浅,可这浅浅的笑意,让她的容颜比火焰般燃烧的晚霞还要灿烂。

    “送给你们一句话吧,希望你们有独立的思想,去认清真假,再冲上来围堵我,

    逼着我回应,给出一个答案自己,你们,怎么不先动动脑子呢?”

    女人的红唇吐出优雅的声音,她的声音钻进了在场的每个人的脑海里,刺激着他们的神经,让他们反应过来,连独立思考辨别真相的能力都丧失的他们,是多么的愚蠢!

    鹿小幽回过身,她往前走去,跟在她身后的侯慕言以警告的眼神看向这些人。

    在两人的震慑之下,没人再敢上前一步。

    鹿小幽钻进了保姆车里,坐在驾驶座上的大武就道:

    “鹿小姐,是我不好,没发现有人跟着我们。”

    侯慕言也坐上了车来,对着大武发出警告的低吼。

    “这个月的奖金扣掉,掉以轻心的事,没有下次了。”

    她不会安慰大武,说没事,不要紧,大武身为她的司机,他也是一个退伍的特种兵,他有一定的反侦察能力。

    然而这次来机场接她,却没有发现周围有这么多记者潜伏着,他是犯了非常大的错误。

    “抱歉,鹿小姐,我保证没有下次了!”被罚掉了奖金大武心甘情愿,甚至还觉得庆幸。

    若是这事交给龙熙凉来处置,他会被龙熙凉革职还会被派去非洲做苦力的。

    大武踩下油门,保姆车离开了停车场。

    鹿小幽透过窗户往外看去,那些记者有的准备离开了,有的在那手机发信息,打电话。

    “我的那些黑料是怎么回事?”她问侯慕言。

    侯慕言抓了抓头发,“有人找媒体放出那些黑料的。”

    “媒体可不是什么料都会发出来的,他们提到了我的家人,是朱家的人找了媒体在抹黑我?”

    侯慕言点了点头,“主人,我见到你家里的人,能把他们揍一顿吗?”

    他问的小心翼翼,那毕竟是鹿小幽的家人,没鹿小幽许可,他一直强忍着没不动手。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