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燕南浔给侯慕言发了信息后,他低下头看向躺在他怀里的女人,而侯听芙垂着脑袋,只用发顶对着他。

    她的手指抓着燕南浔身上的被子,指尖一下一下的从被单上划过。

    她还在懊恼着自己的形象彻底崩盘,而且连补救的机会都没有了。

    燕南浔正要开口,就见侯听芙猛地抬起头来,她漆黑明亮的眼睛,直视向燕南浔。

    “你说过你爱我的,对吧?”

    燕南浔眨了眨眼睛,他果然把爱上她的那句话说出口了。

    “你既然爱上我了,就不准后悔!不管我变成什么样,燕南浔,你都必须一直爱着我!”

    侯听芙如同豁出去一般,认真的对他说道。

    男人的眼眸里溢出灿烂的笑意,“嗯,我会一直爱着你的。”

    听到他的声音,侯听芙的心脏在猛烈跳动,“不管我变成什么模样……”

    “嗯,不管你变成什么模样。”

    “如果我变成你不喜欢的样子了……”

    “听芙没有我不喜欢的样子,我爱的是侯听芙,不是侯听芙的某种样子。”

    侯听芙轻轻抓住他胸前的衣料,下嘴唇被她咬出了深深浅浅的牙印来:

    “你真的爱我吗?你在什么时候爱上我的?”

    她和他结婚的时候,根本不求他会爱上她,如果他能被她迷惑,因而爱上她,那是最好的。

    可侯听芙细想和燕南浔结婚后的种种,两人相处的日子用十跟手指都能数的过来,而且每一天的日子,侯听芙都觉得她在燕南浔面前表现的都不好。

    他到底是在什么时候,爱上她的呢?

    “大概在高中的时候吧。”燕南浔回想道。

    “诶?”侯听芙瞪大眼睛看着他,“我们上高中的时候就认识了?”

    燕南浔摇摇头,“我认识你,你不认识我,我那时候和你弟弟同一所学校的。”

    侯慕言那时候上的学校是出了名的贵族学校,学校内有初中部和高中部,进那所学校的都是不学无术的纨绔公子哥,侯听芙一直都不知道,燕南浔居然和侯慕言同校。

    “你是在我去学校,找我弟的时候见到我的?”

    侯听芙记得,她每次去侯慕言的学校,都是去帮侯慕言收拾烂摊子的。

    燕南浔点了点头:

    “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在学校对面的餐厅里,拿起玻璃瓶打爆一个社会流氓的脑袋。

    你一记飞踢,又把一个人的鼻子给打歪了,他的鼻血鼻涕全飞了出来,洒在餐桌上,然后你摔裂了盘子,拿着盘子的一角指着你对面的人。

    ‘老娘三年前就是北辰区的道上一姐,敢在我面前飘,我这就送你们上天!’”

    燕南浔清楚的记着侯听芙说的每一个字。

    “我的心就被狠狠击中了!那时候我就想,哪天能把北辰区的大姐头娶回家,我会幸福死的!”

    侯听芙:“……”

    她在燕南浔怀里躺了两秒后,猛地从他怀里坐了起来……

    ——

    “主人,说一句你最近手痒想抽我,我就挂电话!”

    病房外头,侯慕言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

    鹿小幽丢给他一个白眼,“我挂电话了。”

    他爱挂不挂,反正鹿小幽这边可以按挂断键。

    “等一下,主人!最近网上出现了一些不好的新闻,关于你的。”

    “嗯?”这几天鹿小幽都在部队里,没有手机,她也没法上网。

    “都是些瞎编的黑料啦,我替你骂回去了,不过主人回来的时候要小心。”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