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路上,侯慕言再没有说话了,他靠在车门上,用手指在窗户玻璃上画圈圈。

    鹿小幽用手机又搜索了自己的黑料消息,那些所谓的黑料已经被删的干干净净,然而网络上还有人讨论。

    她从网友口中大致得知了是怎么回事,确实有朱家的人找了媒体曝光她所谓的“黑历史”。

    鹿小幽就在想,抹黑她的人是谁。

    袁兰是她的继母,这个女人不管在媒体还是网友眼里都失去了公信力。

    朱颜和朱缇也是,她们这三人的爆料,媒体是不会信的。

    难道是朱成寿吗?他为了自己的两个非亲生的继女做到了要毁掉鹿小幽的地步?

    鹿小幽觉得,不是朱成寿,朱成寿这人贪财,她是个摇钱树,朱成寿怎么可能会毁了自己的摇钱树。

    虽然鹿小幽出道后,一分钱都没给过朱家,可朱成寿可以利用鹿小幽这张名片往自己脸上贴金。

    鹿小幽名声毁了,他的虚荣也就没有了。

    那会是谁,自称她的家人,在往她身上泼脏水?

    保姆车正要驶入金泰大厦的地下停车场,突然大武急踩刹车,鹿小幽的身体正向前倾,侯慕言立即出手护住了她。

    她拍了拍男人的手臂,示意自己没事。

    “怎么了?”鹿小幽问驾驶座上的大武。

    大武双手握着方向盘,额头上冒出一片冷汗。

    “撞到人了。”

    大武张了张嘴,却不好为自己辩解,被撞的人是突然冲过来的,他虽然及时刹住了车,但是看到冲到车头上的身影倒了下去,大武也不知道有没有真的把人撞伤了。

    侯慕言推开车门,从车上下去。

    车头边躺着一个老太太,她的手臂贴着车轮,像把车轮抱在怀里似的,正哎哟哎哟的叫个不停。

    侯慕言抽了一下唇角,妈的,这是被碰瓷了吧?他主人的保姆车也敢碰瓷?

    “喂!”

    他正要开口,边上又窜出一个人来,扑倒在老人身上,声音刺耳的尖叫起来,侯慕言来不及捂耳朵,脸色有些狰狞。

    “奶奶,你没事吧?奶奶你不要丢下我啊!”

    “喂!”侯慕言的声音明显不耐烦了,跪在老人身旁的那个人的演技简直瞎了他的眼。

    “鹿小幽!”

    刚才还在嚎哭着的女人突然气势汹汹的抬起头来,正要对着保姆车上的人开骂,同时也看清了站在她面前的男人。

    女人望着他的脸,整个人恍惚了一下,连看他的眼神都痴了。

    这人好帅……他是鹿小幽的男朋友?

    侯慕言唇边挑起的笑容越发张扬邪性,“你也知道这是鹿小幽的保姆车,嗯?精准碰瓷?”

    跪在地上的女人这才反应过来,她还有大段台词没说,都怪这男人实在太帅了,都把她给看花痴了。

    这女人抬起手指着保姆车开骂:

    “鹿小幽!你就是这么对待你奶奶的吗!你以为开车撞死你奶奶,你的那些黑历史就不会有人曝出去了吗?

    来人啊!大家快来看看,鹿小幽她撞了自己的奶奶,她对朱家的人这么狠,她就是个冷血无情的白眼狼!”

    “CNM,你乱叫什么?”侯慕言想动手打人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