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今天的何桂花染了一头黑色的头发,还做了离子烫,把不多的头发烫的蓬松起来。

    何桂花六十来岁,身体发福,脸上油光发亮,朱成寿很孝敬她,娶了鹿韵之后,就在老家买了两套房子,一套给何桂花住,一套给他弟弟住。

    每个月的生活费也没少给何桂花,她伸手打侯慕言的时候,两边袖子里露出了翡翠镯和纯金的佛珠手串,手指上还戴着一枚金镶玉的戒指。

    脖子和耳朵上的首饰一个也没落下。

    鹿小幽低下视线,打量着还跪在地上有些不知所措的女人。

    这个女人看上去和朱缇差不多大,只是脸上的气质稍显得乡土了一些,身上穿着的是名牌,但显得并不合身。

    鹿小幽对这个女人没有印象,依照原主留下来的记忆,朱成寿的弟弟生了三个女儿,这个女人刚才叫何桂花奶奶,估计是她的堂妹之一吧。

    鹿小幽大致摸清楚了来龙去脉,何桂花这样抹黑她,图的是什么,她也猜到了。

    何桂花坐在地上,不起来了,双手拍着大腿喊:

    “你们都看到了吧,鹿小幽她就是六亲不认!她刚才就是想撞死我!

    鹿小幽害了你两个姐姐,现在还想要撞死我,真是家门不幸啊!

    你今天能在在娱乐圈里走到这个地步,靠的都是你爸爸在你身边扶持你!

    为了圆你一个进娱乐圈的梦想,你爸爸欠债百万,四处走关系,请娱乐圈的大佬吃饭,让你能演戏,拍综艺,还帮着你接了那么多的广告!

    你爸为你付出了那么多,你一分钱都没给过家里的人!

    鹿小幽,你还没有良心!

    你爸欠了那么多的钱,都是为了你!你还害的自己的姐姐退出演艺圈,现在我们全家都没了经济来源了,你满意了吗?

    看着朱家都吃不上饭了,你还有没有良心啊!”

    何桂花一边喊,一边又往保姆车的车轮下扑了过去。

    “今天你就撞死我吧!我们朱家现在为了你负债变成穷光蛋!你撞死了我,再逼死你爸,这样全世界都没人知道你没进娱乐圈的时候做的那些事了!”

    何桂花嚎啕大叫,凄惨无比,围观的人听的都张大了嘴巴。

    原来鹿小幽家里还有这样的事。

    “一分钱也不给家里人,实在太过分了吧?她爸为她做了那么多的事。”

    “朱颜因为不雅视频好像赔了好多钱,朱家可能真的没钱了。”

    “鹿小幽这是不管自己家人死活吗?她好狠心!”

    众说纷纭中,鹿小幽不动声色,侯慕言握紧的拳头已经在咯咯作响了,他正要出手,余光瞥见鹿小幽上前一步。

    她弯下腰,双手撑在膝盖上,幽幽问,“外婆,我爸为我做了这么多,我怎么不知道?”

    “你这没良心的白眼狼!你说不知道,就是为了不报恩吧!”

    鹿小幽笑着,“那你说,我应该怎么报恩?”

    何桂花又从车轮边爬了起来,大声囔囔:

    “你进娱乐圈这么久了,没挣个几亿,也挣了几千万吧,你爸为了能让你进娱乐圈,辛辛苦苦为你铺路,你挣来的这些钱应该给家里人才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