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她感觉指关节处一阵钝痛,不禁拧眉。

    不服输的性格,让她又是一拳揍过去,这回,男人没让她得逞,捉住她的前臂。

    “放手!……”发现抽不回来,胥翊怒目瞪着他。

    狱靳司勾着唇,一派轻松,黑眸低垂,往她手臂一扫,眸光突地变得凌厉。

    胥三少的前臂,居然如此纤细,他一只手竟能将之整个包裹在掌心!

    “你这么瘦弱,到底如何成为兵王的?”男人半开玩笑的话语,刺激到了胥翊。

    她眯起眼,聚集起所有的力气,身体猛然朝他胸口一撞。

    胥翊的力气颇大,巨大的后坐力迫使男人微一松手,但下一秒又握紧。

    他脚底往后仅退了半步,见此,胥翊又是大力一撞。

    狱靳司这下没能稳住,身体往后仰……

    眼看要得逞,胥翊扬起嘴角正要笑,男人却没有松手,将她一并拽着往后倒去——

    两人双双倒在了地毯上,胥翊的脸直接撞在男人胸膛上。

    “唔。”她哼了一声,鼻梁撞在那坚硬的胸肌上,只觉得酸涩又疼痛,眼泪随之飙出眼眶。

    卧槽!

    她咒骂一声,捂着鼻子抬头,发现男人平躺在地毯上,而她则压在他身上。

    胥翊冷笑,下一刻抬起上半身,一手掐住男人脖颈上的动脉,一手摁住他的右侧锁骨处。

    “再动,随便哪个地方都能让你送命!”她在两个致命点稍微一用力,警告着。

    男人扯唇,躺在地上看着她:“你不会动手的。”

    他的自信满满,再一次刺激到胥翊,仿佛自己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内,让她非常不舒服。

    “要不然,试试?”她直起身,双手往下用力,已经在男人的皮肤上留下红色的指印。

    “你敢吗?”男人眯起眼,眸底透出危险的讯息。

    “呵。”胥翊冷呲,恨不得撕烂他傲慢自大的脸,“……颈动脉、锁骨大动脉,只要我想,你活不过一分钟!……”

    话未落,突觉腰部被一只大手箍住,男人力气惊人,让她吃痛,却面不改色。

    两人暗中较劲,事实上胥翊并不会真的下手,只是发泄一下心里的不快。

    而男人,眯着眼,用一种深不可测的眸子盯着她……

    半晌后,胥翊松开锁骨上的手,对着男人的右胸重重给了一拳。

    看他蹙眉,终于心里痛快了。

    “一起放手!”她拍了拍他箍在她腰上的手臂,先松手。

    然而男人并没有松开,继续箍着她的腰,不过并未用力,只是贴着。

    他默不作声,对于手掌下熟悉的柔软触感微微挑眉。

    “男人的腰……”他沉声开口,剑眉上挑,“都像你这样细软吗?”

    什么?

    胥翊一愣,一时没反应过来,直到男人的手在她腰际捏了一下,她顿时一个激灵。

    “放P!”她怒火中烧,同时也有些惊慌,却没有表现在脸上。

    “谁TM细软了?”

    她眼睛冒火,看起来是伤了自尊而愤怒,其实胆战心惊。

    这么多年,有人说她瘦,有人说她矮,可从未有人说她腰部细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