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这怎么能算矫情,鹿小幽她暂时不答应人家,这才是她的厉害之处!

    太容易追到手的女人,男人是不会珍惜的,只有经历千辛万苦追到的,男人才会把女人一直捧在手心里。”

    朱温儿回想起龙熙凉那张天神般的俊脸,她连忙用双手按压住自己的胸口。

    “他真的好帅啊,鹿小幽好像叫他熙凉?熙凉……这名字真好听。

    这么高颜值又有钱的男人,就算和他在一起只有短短几天,我都愿意啊!”

    何桂花听到朱温儿的话,她想起朱温儿舔着脸要跟着鹿小幽去约会的事,立即压低声音警告着:

    “那有钱的大老板现在还没追到鹿小幽,你可别去瞎搅和,人家看上的是鹿小幽那种长相的女人,那有可能会看的上你这样的。”

    被打击到的朱温儿脸色迅速垮了下去。

    提起鹿小幽的长相,何桂花又喃喃道:

    “我也就三四年没见鹿小幽,她整个人像变了个样似的。”

    “她整容了?”朱温儿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

    何桂花回想了一下鹿小幽的那张脸:

    “不是,她的五官……没有变,就是整个人的气质变得特别不一样了。”

    在何桂花的记忆里,鹿小幽是个阴沉又自卑的人,每天都低着脑袋,看上去畏畏缩缩的。

    何桂花不喜欢鹿小幽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她觉得鹿小幽身上散发出来的“丧”,阻挡了朱成寿的财运,所以朱成寿经商二十年,一无所成。

    而今天,鹿小幽从保姆车里下来的时候,把何桂花给惊艳到了。

    这小妞儿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她是个闪闪发光的大明星。

    “鹿小幽,她本来就长的挺好看的。”

    何桂花给自己找了个理由,“她五官上的优点都是从成寿那里遗传过来的,成寿长得俊,也是有我的大半部分的基因在里面!”

    何桂花吹捧起自己来了。

    何桂花年轻的时候,确实有几分姿色,她总是爱在朱温儿姐妹面前,吹嘘自己年轻的时候是镇上一枝花,而朱温儿和她的姐妹,她们的长相都比较平庸。

    朱温儿讨好似的说:“我就觉得小幽姐她长得像谁了,她的长相很像奶奶呢。看着小幽姐,我就能想象到奶奶你年轻时候的样子。”

    何桂花被哄的开心,“我年轻的时候,比鹿小幽还好看!”

    何桂花一时没有收住自己的声音,刚才她和朱温儿说话都是小小声的。

    说到“我年轻的是,比鹿小幽还好看!”她一时得意,就把声音给提高了。

    出租车司机从后视镜里看了何桂花一眼。

    遇上红灯,出租车停下来的时候,司机发了一条微信:

    “妹,我车上有个老太太说她年轻的时候,比鹿小幽还好看。”

    聊天界面上很快弹出一条消息来,“我家鹿女王是最好看的,不接受反驳!!!”

    司机看到回复后,笑着打了几个字,“我给他们绕远路,你家鹿女王是华国第一好看的!”

    聊天界面又弹出一条消息来,“不,我家鹿女王是宇宙第一好看的!给他们绕三倍的路程!”

    红灯过后,出租车司机改了一个方向,然而何桂花和朱温儿对京城并不熟,她们完全不知道,自己回程的路要绕京城大半圈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