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看不出来吗?看不出来就对了……被关在这种鬼地方那么多年,再美的女子都会变得人不人鬼不鬼……”

    老女人颇有一副顾影自怜的姿态。

    雪遥夏又问道:“被关在这里的其他人都死了,为何只有你仍在苟延残喘。”

    “死了?你怎么知道他们真的都死了。”老女人怪笑。

    “每间监牢都有一具尸身。”

    “眼见未必为实!”老女人喃喃道。

    “大姐,你出来给我们带路吧。”雪遥夏抱臂,环顾四周,“亡者地牢必然不仅仅只有这种程度的牢房,要不然,犯人早逃光了。”

    恶人岛上,肯定还有其他设施。

    而且,他们一路过来都没看到神女碎片的影子,但神女碎片肯定就在岛上。

    “夏夏,这女人身份不明,也不知以前是哪个穷凶极恶的罪犯,让她带路恐怕不太安全吧。”轩辕痕在空间里通过意识跟雪遥夏交流。

    雪遥夏转了转墨瞳,“那你先报上名来,根据情况,本萌主可以给你立功的机会,若事成,就赦免你的罪名,放你离开这里。”

    “是么……极好,哈哈哈,极好!”老女人猛地抬起头来瞪着雪遥夏,“告诉你也无妨——我姓白!”

    “姓白?”

    “没错,皇城有仙子,兰秀天成,芳华绝代……哈哈哈……”老女人颠颠倒倒的唱着。

    雪遥夏瞳孔一缩。

    这首歌谣,她从住在雪府附近的小童口中听到过。

    写的是艳冠皇城的雪家夫人。

    ——白秀芳。

    她的娘亲。

    雪断风苦苦寻找多年的爱妻,曾经的大楚第一美人。

    “兰有秀兮菊有芳,怀佳人兮不能忘……”

    雪遥夏脑中忽然回响起了某醉酒大叔的沙哑声音。

    她曾经听喝醉后的狂刀喃喃低吟过这句诗,当时狂刀念得含混不清,雪遥夏只听了个大概的音节,如今才想明白,原来他是在思念白秀芳。

    可是,狂刀心心念念的爱妻怎会被关在恶人岛上,还变成了这般丑陋的模样!

    “你真的是白秀芳?”

    雪遥夏轻声说着,蹲下身来,用食指撩开了女人掩面的长发,让她的容颜重现于世。

    女人的脸虽然已被岁月糟践成了老妇,处处皱褶几乎没有一块完好的皮肤,但眉眼形状仍跟雪遥夏极其相似,就像是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那般。

    依稀可见她当年的风华。

    这么近的距离,雪遥夏甚至能从白秀芳浑浊的眼瞳中看到自己的倒影。

    白秀芳愣愣的看着雪遥夏。

    即使她已经是半疯癫的状态,骤然对上雪遥夏这张与自己当年几乎一模一样的脸庞,有许多事情,便能在电光火石之间想明白了。

    “你是……夏儿?”

    白秀芳颤抖着伸出了手,想要触碰雪遥夏的脸,却又不敢。

    “跟我走吧。”雪遥夏握住了白秀芳的手,心中如打翻了百味瓶,不知是何滋味。

    她尽量用轻柔的声音对白秀芳说话:“离开这里,去找爹爹。”

    “你爹他……他还好吗?”

    白秀芳瞳中焕发出了一瞬的光芒。

    雪遥夏微怔,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

    生死未卜……能算是还好么?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