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浴室外头,什么都没有……

    没有铺满地的花瓣,没有漂浮在天花板上的气球,大白天的就算放了烟花也看不见。

    她往外头看去,也不见龙熙凉的身影。

    鹿小幽:“……”

    龙熙凉这是给她了一个假告白??

    客厅,厨房,餐厅都没有人,她就往卧室的方向走去。

    这男人不会是因为临时有事,而去办公室工作了吧?所以就这么把她丢在起居室里了?

    她就去他的卧室睡觉好了。

    鹿小幽还没走到卧室,就看到男人站在卧室门口,他身上穿的是上次鹿小幽留下来的男款情趣服饰。

    男人脸上的神色漠然,没有多少表情,深邃的眉眼里,神色深沉的凝视着她。

    他的脑袋上戴着毛茸茸的黑色猫耳朵,那耳朵几乎和他融为了一体。

    他像一只冷漠孤独,又高傲的猫,想要主人的爱抚,却有着不可低头的强烈自尊,然而最后,他还是口嫌体直的,向主人的宠爱妥协了。

    鹿小幽看着眼前的人,她自己都能感受到,她脸上的笑容变得格外氵?荡了。

    她向龙熙凉走去。

    “这就是你给我的,正式告白?”

    她来到龙熙凉跟前,男人已经将她抱了起来。

    他抱着鹿小幽,往床的方向走去,“你想要什么姿势的,自己挑。”

    鹿小幽:“……”

    她双手圈在男人的脖颈上,吐息如兰的问他:

    “姿势和告白有关系吗?告白是要你亲口对我……”

    “姿势也可以亲口。”

    鹿小幽:“……”

    龙熙凉恋爱技巧没学到多少,床上的技巧倒是学了很多啊!

    “这不一样……”鹿小幽说完,又觉得自己说的话没法表达清楚。

    “一样。”

    男人已经把她放在了床上,“我看了海内外的恋爱论文和研究,女性在被告白的时候,肾上腺素,雌性荷尔蒙会飙升,会感受到兴奋,大脑放空。

    这样的感觉,可以通过另一种方式能达到同样的效果,而且效果更持久,更剧烈。”

    鹿小幽:“……”

    她的衣服已经被掀开了,衣摆被推到了腰间。

    “小凉凉,你这样,会娶不到老婆的……”

    男人摘下脑袋上的猫耳发箍,把发箍丢到了一边去。

    “鹿小幽,这就是我给你的,亲口告白……”

    他说完,头已经埋了下去。

    鹿小幽:“!”

    身下的床单瞬间被她的手指抓紧。

    用力抓着床单让她指甲生疼,她的手来到了他的脑袋上,手指穿插进他的头发里。

    男人的头发柔顺松软,她的指尖从他的后脑头皮上刮过,带给他阵阵刺激。

    漆黑的长发散落在枕头上,她的容颜在沐浴过后,染上了绯红的色泽,淡粉的颜色从她的脸颊上透出,犹如盛放的烂漫樱花。

    她瞬间软化成了一滩水,漆黑的眼瞳像一片深潭,碧水摇荡着粼粼的波光。

    像小船儿在浪涛上起起伏伏,她纤瘦的肩膀在战栗微颤。

    这真如龙熙凉所说,他能用其他的方式,让她的肾上腺素飙升到巅峰。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