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刚沐浴过的身体本来就热,没几下,鹿小幽后背上已经出了一层薄汗。

    原本刚洗过吹过的头发,也是松软干爽的,而现在,几缕发丝已经凝在了一起,贴在她的额头上。

    卧室里拉着窗帘,日光还会从窗帘的缝隙中透出来,给整个空间营造出暧昧的氛围。

    她上扬起天鹅般的脖颈,从窗帘缝隙里透出来的光照亮了她脖颈上薄薄的汗。

    此刻正值午后,日光倾城,在金泰大厦的外墙上铺洒下夺目的光亮。

    放在餐桌上的红茶里,冒出丝丝缕缕的白烟,日光在街道上穿梭,懒散恬淡的气氛蔓延在城市里的每一个角落。

    床单染上大面积的水渍,鹿小幽被男人抱了起来,她的后背被抵在床头,面对着野兽般凶猛的男人,她在对方的肩颈上咬了一口。

    可男人施加在她身上的力道,丝毫未减。

    “你现在心跳的好快。”他的声音极其黯哑。

    “要拿仪器来给你检测肾上腺素吗?我已经闻到你身上荷尔蒙的味道了。”

    她身上散发出的幽香,从龙熙凉的鼻尖钻入了他的大脑里,他的大脑内一片空白,整个人已经被她身上的芬芳所捕获。

    “龙熙凉,你这样不算……”

    鹿小幽的声音支离破碎,她不说话还好,一说话,声音媚的能掐出水来,男人的喉咙里爆发出一声低吼。

    “这样能让你感受到加倍的快乐和愉悦了,怎么能不算数?”

    鹿小幽要被他颠簸的骨头都散架了。

    特么的,她等了一周的告白,居然就是这样的,这对龙熙凉而言也太轻松容易了吧!

    她把自己心里想的话骂了出来。

    男人咬着她的唇,与她纠缠在一块。

    “我这样,哪轻松,哪容易了?这样,一点都不轻松,不容易的!”

    他的声音,每一个停顿都卡在节奏上,鹿小幽喘不过气来,她如同脱水的鱼一般,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两人的五指相互扣在了一起,床单被揉出了凌乱的痕迹。

    他在猛烈进攻的同时,咬着她的耳朵,低喃:

    “做我女朋友吗?”

    鹿小幽:“龙熙凉,我的腰好酸!”

    他反而增强了力道,又问,“做我女朋友吗?”

    “腿腿腿……腿要麻了!”

    不管她怎么喊,男人依旧没有放过她。

    “你什么时候能停下来?”

    “直到你答应做我女朋友为止。”

    鹿小幽:“……”

    想哭……这男人简直是个宝藏,以前的他有所保留,现在他完全放开来了,鹿小幽彻底吃不消了。

    “你这样是犯规了!”

    他这是在逼她,在胁迫她!

    男人的手,轻轻扣着她的下巴,强行让她的眼睛看向自己。

    鹿小幽睁着迷离的双眸,看到男人的眼睛里除了黯欲之外,还有浓稠到化不开的感情。

    那是他体内为数不多的情感,他把自己所有的感情都给予她了。

    “幽幽,做我女朋友吗?”

    他的身体是海,她陷于波涛汹涌的海中,随时要被溺毙了。

    而他的嗓音是光,从宇宙深处而来,穿过了无数星云,抵达她的心脏里。

    “幽幽,答应我。”他的额头抵在鹿小幽额头上,声音近乎渴求。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