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那我们就去开一间房吧。”

    鹿小幽说完,发现这话里有歧义,幸好凤折羽听不懂。

    而凤折羽虽然听不懂话里的歧义,但他已经在对鹿小幽点头了。

    和鹿小幽开房,开心!

    鹿小幽修正自己刚才的话,“我是想去泡温泉,不过听说灵鹫谷这里的酒店是会员制的……”

    凤折羽就道:“我让墨枭安排。”

    墨枭一听凤折羽要和鹿小幽开房,整张脸扭成了麻花状……

    最后,墨枭开了温泉酒店内最大的一间套房,套房是分上下层的,里面单是卧室,就有五个房间。

    这样,墨枭和清凰顺理成章的,也住进套房里了。

    鹿小幽换上泳衣,进了露天浴池里,她也邀请清凰来泡温泉,然而清凰拒绝了,不肯下水。

    墨枭是凤折羽的护卫,他也拒绝下水,露天浴池里,就只有凤折羽和鹿小幽在泡。

    星河灿烂,白雾袅袅,四下寂静无声,因是寒冬,连虫鸣的声音都没有。

    清凰裹着素色的浴袍,坐在温泉池岸边的椅子上,她面前摆着电脑,像是一刻都不肯放下手头的工作。

    墨枭坐在清凰对面,视线紧盯着温泉池里的动向,他像是救生员,随时准备着保护自己主子的安危。

    鹿小幽靠在被烧热的浴池边缘,她的头发盘在脑后,用一根乌木簪子固定住,乌木簪子上镶嵌着蛋白石,远远看去,像乌木里开出一簇簇玉兰花。

    她身上的泳衣是临时买的,连体的深蓝色泳衣,很保守。

    一开始,鹿小幽故意拿出一件分体性感大红色泳衣晃了晃,墨枭护住凤折羽,紧张的想把鹿小幽丢出去。

    两人没泡多久,一颗冰凉的水滴落在鹿小幽脑袋上。

    下雨了?

    她抬起头,看到犹如天鹅绒一般,深蓝色的静谧夜空里,飘散着纷飞的雪花……

    缤纷的雪花还没落进温泉池里,就被水蒸气给蒸化了。

    鹿小幽就从温泉池里站起身,她抬起手,手掌心超越过水蒸气,去承接漫天飘落的雪花。

    轻烟如白纱,隐隐绰约包裹在鹿小幽身上,她仰着头,被水蒸气打湿的墨色发丝贴在淡粉色的脸颊上,连体泳衣勾勒出女人窈窕的身躯。

    雪花落在她的掌心里,瞬间就化成水,鹿小幽收回手,看着掌心里的一滩水,她叹息了一声,又将脖子以下的部位全都泡进了温泉里。

    她把后脑枕在石头上,望着雪花不断坠落。

    凤折羽就看着,一颗颗毛绒绒的雪花飘落在鹿小幽的头发,光洁的额头,以及幽长的睫羽上,然而雪花一接触到她,瞬间就化成水。

    她下意识的闭上眼睛,水滴就从她的睫毛尖端坠落到眼睛下方,又顺着她白嫩的肌肤滑落到下颚处。

    忽然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从凤折羽的小腹升起,他神色懵懂的眨了眨眼睛。

    是温泉太热了吗?

    他又不是没泡过温泉,可是身上却有了很奇怪的反应。

    凤折羽低下头,看着水面,只觉得自己身上越来越热,他慌忙抬起头,视线撞进了鹿小幽潋滟的清瞳里。

    她对凤折羽笑了笑,一团火气就往男人小腹下涌去。

    凤折羽仓皇的往后退了一步,后背撞倒石壁上,他无路可退!

    鹿小幽正要开口和他说话,她就看到凤折羽突然转身,人从水中跃出。

    他的动作突然变得古怪又笨拙,脚底还打滑了一下,仓皇的爬出温泉池……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