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今天早上,负责空运的人员紧张到半天命都要没了,就怕在四十分钟内,完不成任务。

    可龙熙凉要是天天都这么搞,一天还搞三次,要是鹿小幽还想吃个夜宵什么的……负责空运送餐的人员,会被龙熙凉折腾疯掉的!

    “爷,要不,你定个菜谱,我请最好的厨师来,做到你满意为止……”

    男人抬眸,冷眼一瞥,周启立刻选择闭嘴。

    “爷,现在诸神计划进展到关键时刻,我不想爷分心……”

    “你觉得我没能力一心二用么?”龙熙凉问他,房间内的气压也跟着降低了。

    “不……我是担心爷过度劳累。”

    “下去吧。”

    “是。”周启低下头,转身离开。

    书房里只剩下龙熙凉一人的时候,他的手按在了胸口上。

    这是他有生以来遭受的最严重的伤,差点就要了他的命。

    一想到鹿小幽对着他开枪的样子,男人的薄唇上,有了上扬的弧度。

    那个时候,鹿小幽是真的想要杀了他的吧?

    那个女人,心够狠的。

    他算到了,她会来杀他。

    她肯定也知道,自己被龙熙凉算计了,因为被算计而感到愤怒,因为愤怒才会狠心开这一枪。

    男人的视线掠过电脑屏幕上的画面,赫连珊精心布置的晚宴上,鹿小幽和另一个男人一同出席。

    另一个窗口里,显示着温泉酒店的入住信息。

    鹿小幽,凤折羽……

    虽然是和凤家的其他护卫一同入住大套房。

    龙熙凉啧了一声,情绪却无处发散。

    知道她邀请环球传媒的总裁做男伴,他在心里对自己说,他不用出手了。

    可到底还是出手了。

    得知她和环球传媒的总裁开一间套房,他在心里对自己说,不管她了。

    可到底还是管她了。

    她魅力无边,她不需要对男人献媚,一个眼神,就能让这世间绝大多数的男人都拜倒在她的脚下。

    龙熙凉自然不会自作多情的认为,鹿小幽身边,异性环绕,是故意在气他的。

    鹿小幽没了他龙熙凉,她也依旧是被别人捧在手心里的女王。

    龙熙凉把脸转向一边,一只手下意识的往里收紧。

    情之一字,熏神染骨,一旦沾染上了,就浸入骨髓里头,钻心剜骨,也剜不掉。

    他病愈了,换了性格,可人没有换,他依旧是那个龙熙凉。

    那个已经爱上了鹿小幽的龙熙凉。

    他的心脏,莫名绞痛起来,像女人用自己的纤纤玉指,戳着他的心脏。

    从他把鹿小幽也算计在计划之内的时候,那个女人,就决定要狠狠折磨他了。

    即时,算计她,只为了让她能狠心给他一枪。

    然而这一枪之后,龙熙凉也知道,她不是在和他逢场作戏。

    她是真的要他,在和别人的订婚典礼上去死!

    书房里,清冷的灯光落在男人英挺俊朗的容颜上,他垂下眼睫,脸色略显苍白。

    心脏处的伤口能够愈合,可再也无法恢复成原来的样子,鹿小幽往他的心脏上,烙印下了自己的痕迹。

    “老七,你现在就想行动,操之过急了吧。”当日他在罗德岛上与龙渊密谈,龙渊就提醒过他了。

    “难道让我眼睁睁的看着,你把她囚禁在罗德岛吗?”他的话语,让龙渊发笑。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