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周启和周开去寻龙熙凉的时候,走到半路上,又听其他保镖来报:

    “爷现在去厨房了。”

    周开:“爷去厨房做什么?”

    “我也不知道,听说爷正在和面。”

    和面??

    周启,周开两人:“……”

    -

    天京卫,渔人港口:

    鹿小幽过了两条戏后,导演让她先去休息。

    因为在港口拍戏,海风大的很,下了戏,鹿小幽立即钻进了温暖的房车里。

    侯慕言给她送上暖手袋,往她肩膀披上披风。

    “主人,披风暖不暖?我刚才一直把披风抱在怀里,用我的体温,暖和了它!现在,你正在被我的体温包围着!”

    侯慕言一边向她献宝,一边又递上红茶给鹿小幽暖胃。

    鹿小幽打了一个喷嚏,大冬天的,她要拍夏天戏,戏服就只是薄薄的一件无袖旗袍。

    而外头的气温只有2,3度。

    为了防止说台词的时候,有热气从嘴里冒出,每个演员拍戏之前,嘴里都要含着冰块。

    鹿小幽吸了吸鼻子,房车的门就被敲响了。

    侯慕言开了门,外头站着一名男性,鹿小幽认得他,是末世娱乐派到她身边来,保护她安全的保镖。

    “鹿小姐,肚子饿了吗?酒店里送了一笼蟹黄包给你当点心。”

    保镖将装着点心盒的纸袋,递了上来,侯慕言帮忙接过,鹿小幽道了一声谢谢。

    房车的门重新关上,侯慕言打开纸袋,还帮她把一次性筷子掰开。

    “渔人酒店什么时候对你照顾这么周到了?”

    之前鹿小幽在天京卫拍戏,那家酒店可从没对她这么殷勤过。

    鹿小幽想到自己今天早上嘟囔着,想吃蟹黄包,这还没到中午,就有蟹黄包送到片场来。

    她挑了挑嘴唇,只道:“那五星级酒店,可能是突然良心发现了吧。”

    侯慕言把点心盒递过来,里面八个蟹黄包。

    鹿小幽尝了一个,蟹黄的味道实在浓郁,在冬日里还能吃到这么新鲜的蟹黄,实在是人间美味。

    “你也尝一个。”她把点心盒递到侯慕言面前。

    “啊~”男人坐在她身旁,脖子往前伸,张开嘴巴,等着她投喂。

    鹿小幽夹起一颗蟹黄包丢了过去,他像用嘴接飞盘的烈犬,一口咬住。

    “滋!”一声,蟹黄包里的汤汁溅在了鹿小幽的手臂上。

    “侯慕言!”鹿小幽反手给了他脑袋一拳!

    还好蟹黄包里的汤汁没有弄脏她的戏服,她拿着纸巾擦拭手臂,雪嫩的手臂上,被汤汁烫出了一道红印子来。

    侯慕言赶忙把蟹黄包吃下去,他把鹿小幽的手臂握住。

    “主人,我帮你呼呼!”

    “不用啦,别打扰我吃包子!”

    被侯慕言这么一闹,鹿小幽不分蟹黄包给他吃了,剩下的蟹黄包,她一口气全吃掉。

    剧组里,因赫连瑶住院请假,没有赫连瑶耽误着,拍戏的京都都变快了。

    为了赶工,鹿小幽一直拍到了夜里十点。

    “小幽,你脸色怎么那么白?”导演发现她的异常,鹿小幽讪讪道:

    “我肚子不太舒服。”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