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灭天帝:“主人,你在这里有枪吗?”

    鹿小幽想了一下,她来天京卫拍戏,没把枪带来。

    她坐在床上,呵的一声冷笑,“给我拿把刀来。”

    -

    24小时便利店里,龙熙凉站在货架前,他带着黑色的口罩,只露出一双漆黑的眼睛,他双手插在口袋里,盯着货架上两排的卫生棉,伸手去,各拿了一包。

    “那是明星吗?妈耶!戴口罩都挡不住的帅气!”

    “应该是吧,这里是影城,明星能不多吗?”

    便利店里,有两个小女生在一旁交头接耳。

    她们偷偷瞄过去,看到男人长臂上圈着六七包卫生棉,两小女生心里是一声惊天动地的“卧槽!!!”

    “他买了好多卫生棉诶!是帮女朋友买的?”

    “肯定是啊!他的女朋友好幸福!”

    龙熙凉刷了付款码后,提着满是卫生棉的塑料袋往酒店的方向走去。

    他回到酒店顶层的总统套房,刷卡进入。

    套房内一片漆黑,进了鹿小幽的卧室,刚转身将房门关上,一股寒意朝他的后颈逼来。

    男人抬手,稳稳接住朝他袭来的暗器,那暗器打在他手心的同时,也划破了他的手心。

    是一块玻璃杯的碎片。

    与此同时,更多的碎片在黑暗中朝他袭来,男人转身避开,身后就传来“哒哒哒!”几声,碎片如飞镖一般钉在了门板上。

    还没等他寻找到鹿小幽所在的方位,一道黑影笼罩而下,在男人被飞来的被子包裹住同时。

    鹿小幽朝被子一脚踹了过去。

    然而她踹了个空,龙熙凉躲的快,没被被子罩住。

    鹿小幽突然转身,男人已经来到她身后,她的手臂被他扣住,在他以为自己擒住鹿小幽的时候,尖锐的硬物,抵在了他的左胸膛上。

    男人喉咙里溢出低沉的笑声。

    尖锐的刀尖划破了他的外套,鹿小幽用刀尖挑开了破裂的布料。

    “我那一枪,对你没什么效果嘛,早知道那时候就该再补一枪了~”

    说话间,她改用手指,触摸他的胸膛。

    “让我看看,你的伤如何了?”

    她的指尖摸在了男人胸膛处的伤口上,他的伤口已经结痂了,然而结痂只是薄薄的一层,鹿小幽轻轻一碰,伤口就会微微发疼。

    而随着她的触碰,男人的身体战栗起来,也不知是因为碰疼了他了,还是她冰凉的指间带给了他本能的反应。

    龙熙凉拎起手里的塑料袋,只问她,“卫生棉还用得着吗?”

    “用不着~”鹿小幽回答。

    果然是骗他的。

    把他骗出去了,她好去找把刀来捅他。

    鹿小幽的手指灵巧转动,锋利的刀尖沿着他胸膛上的疤痕,轻轻划开。

    血的味道迸发而出。

    他受的是枪伤,伤口是不规则的圆形,清冷皎洁的月光,倾洒在男人雪白紧实的胸膛上。

    借着依稀的光亮,鹿小幽像在玩似的,沿着他的伤疤的走向,划出道道痕迹。

    暗红色的血珠子沿着胸肌表面滑落下来……

    那是一种惊颤的美,黑色的衣料把男人的肌肤衬的格外白皙,莹润的血液犹如宝石,在流淌中,闪烁耀眼的光芒……
上一页 目录